矮昆欧酱

十瓶没戏:

把六爻里面喜欢的句子都整理了一下。捣鼓出的背景图的素材基本上全部来自百度搜索。还有一张素材图是从贴吧里搜刮来的。再次小修了一下。才发现又漏了一张。补上了。终于最终定稿了。居然有错字orz,好吧改了-v-。侵删。

帅荒,帅狗

YUKI:

取其首级……是这样理解对嘛?!!



旁友们,来吃我安利好嘛!!伪骨科也很好吃啊!!

[江南烟雨]

妖狐:

预计三篇到五篇就完结(预计)
依旧邪教
之前一直想写没写的青坊主×烟烟罗
嗯萌上是因为他们二人同一天来的我寮
嗯私设较多
完全凭自己对他们的yy
慎点
会有一点晴明和食发鬼的邪教(本来原计划是没有的,结果看了烟烟罗传记莫名觉得食发鬼很可爱,于是)



都说江南女子美如画,烟烟罗便是一个江南女子。
而与众不同的是,她虽然绝色,但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妖怪。
传说江南女子个个都温婉柔弱,而烟烟罗小姐…
   “喂,弟弟,我好久没见到你了”一个绝色女子搭上一名男子的肩膀,如果忽视她大大咧咧的动作及那名男子痛苦的神情,大祗大家都会为这位女子的容颜所倾倒。
   “姐姐…这么久不见,你还是如此…”见烟烟罗一脸笑嘻嘻的样子,食发鬼默默吞回自己未说完的“暴力”二字,违心地说“漂亮”
      烟烟罗用力一拍食发鬼的肩“弟弟你也不差啊,越来越美丽了。”
      食发鬼一听美丽二字得意地笑了,虽然烟烟罗的那一掌让他差点呕血,但他还是拨弄了一下自己美丽的发丝
    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最美的人,我的美可是能让我自己都沉醉的…”
     烟烟罗见他一脸装逼模式开启还要继续自夸的样子,果断扯开话题。
    “对了,听说你前段时间招惹了阴阳师晴明?不过看上去你好像没有事嘛,我白担心了。”
   “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姐姐,就算我有事,你现在才来问也晚了吧?”
      食发鬼一脸无奈地回答。
   “呵呵,我本来就是来看你被欺负的样子嘛,结果你还是好好的,真让人失望。”
     烟烟罗笑了笑,论姿色当真是美艳动人,可惜说出来的话让食发鬼气的牙痒痒。
    “…姐姐,你真是的!”
    “哎呀哎呀,闹别扭了吗?真可爱呢”
    “人家不想理你了啦!”再生气都要长皱纹了!
    “不过我还真想见见那个晴明,似乎是个很有趣的人呢。”
烟烟罗一脸若有所思地道。
    “我也想再见到晴明大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 食发鬼的眼神中带有一丝痴迷,烟烟罗自然看出来了,她打趣道“哦?为什么?他不是之前还欺负你了吗?”
     “因为晴明大人真的…太美了!那美丽的秀发,帅气的身姿,英俊的脸庞…我从未见过那样美丽的男人!”除了自己,食发鬼在内心补充道,虽然晴明比自己要美那么一点。
       “呵呵,看来我的弟弟长大了呢”烟烟罗眼色里充满着揶揄,话里也意有所指。
         食发鬼羞红了一张俊脸“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,姐姐”
      “那我带你去见他吧,要感谢姐姐哦!”烟烟罗说的丝毫没有私心的样子,但她自然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 “…姐姐”
         见食发鬼一脸感动,烟烟罗笑得更灿烂了,一拍食发鬼肩膀“对,这种时候就该坦率的感谢我呢!”
         食发鬼:“我最喜欢姐姐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 内心:卧槽好痛,可是我还能说什么…家有暴力老姐啊真是…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也最喜欢你了哦”烟烟罗笑得一脸开心
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,又要再见到你了吗?
 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!”食发鬼一脸兴奋地蹦到一个银发男子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位银发男子笑了笑“食发鬼?似乎很久不曾见到你了。”
食发鬼似乎很开心,俊美的脸更加生动了“晴明大人很久不见又变美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烟烟罗不关心这些,她正四处观望着,如平时所做的一样,手里拿着烟斗。
          在雾气缭绕的一片烟里,她终于看见了自己的目标。
        “终于找到你了”她喃喃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食发鬼觉得自己和晴明聊了很久,好像一直没有听到姐姐的动静,于是喊了声姐姐,察觉没人应,转头看见烟烟罗正在凝视着某个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人是?”食发鬼顺着烟烟罗的眼光看过去,是一个带着斗笠的青色和尚,看不清脸长什么样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他是我新招来的式神,叫…”见食发鬼面露疑惑,晴明耐心地解答,结果被烟烟罗抢先说出了后面没说完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青坊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轻飘飘的三个字,却莫名让人感到仿佛已经从主人口中说过了上千次。
       “在下似乎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”戴着斗笠的男子突然开口,语气里充满不明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 “何止是熟悉呢”烟烟罗见青坊主看到自己的到来却依旧毫无动容,不自主地一脸茫然无措
          她的决定,究竟正确与否…
       “姐姐,是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吗?”食发鬼觉得眼下的气氛十分奇怪,于是忍不住开口问。
       “弟弟想听吗?那我就告诉你好了。”烟烟罗做了个深呼吸,顿了顿,才缓缓开口


待续

【狗茨】病患(下)

南十字的盛世星光:

*医生狗X病人茨


*迟到的 下。上走病患 上


*也许……这是一个撩与被撩的故事???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茨木有两天没来骚扰大天狗了。




这天大天狗正在给病人分析心电图,不知怎么的,面前的病人突然长出了茨木那张脸,正按着自己心脏的部位,委委屈的瘪嘴:“医生,这心电图不准,我心跳真的好快,你要不要过来摸摸看。”


大天狗下意识的答道:“心电图不会出错。”


面前的病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他:“医生你说啥?啥?”


“啊。”大天狗回了回神,面不改色道:“我说心电图没有错,你的确是……”


送走最后一位病人,大天狗摘下眼镜,双手交叉着抵在下巴上,沉思了片刻,微微的漾开了一个清浅的笑容。


 


茨木再一次来骚然大天狗是一个星期后,仍然是快要下班的时间,茨木是最后一个“病人”。


大天狗虚虚的瞥了他一眼,垂下眼睑,遮住了眼底的波光流转。


 


“神经科出门左转谢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茨木也不生气,走过去直接坐在了大天狗坐着的椅子扶手上,扯出了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。


“医生,你再这样我要亲你了。”


大天狗抿抿唇,将嘴角一丝快要流泻出来的笑意很好的遮掩了下去。


 


“这几天去哪儿了?”


这语气中一丝微妙的僵硬被茨木一下子捕捉到了,于是他眼睛发亮的凑了上去:“医生你想我啊?”


大天狗盯了他一会儿,盯的茨木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目光躲闪了。


“有一点。”他说。


 


有一点。


他本以为大天狗一定会若无其事的拨开他的脑袋,然后不予理睬,或者顶多道一声无聊。可是没想到,这人认认真真的注视着自己的眼睛,无比淡然的坦言:“有一点。”


茨木错愕的眨了眨眼睛,心猛然从泥土里开出花来。


 


大天狗心情很好的看着茨木那张呆愣的泛着傻气的脸,突然生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绮念来,比如,就着他挂在自己身上的姿势亲下去,也许可以看到更可爱的反应。


 


茨木回过神来,微微有些红脸,后仰着拉开了些许距离。


 “医生你别撩我啊。”茨木眨巴着眼睛,一脸认真的表情,“我这人定力比较差,你一撩我,我就忍不住想亲你。”


大天狗眸光微闪,动了动嘴唇,缓缓吐出一个字:“来。”


茨木:“……”


“来。”大天狗又重复了一遍。


茨木:“……”


“嗯?”大天狗微微挑了挑眉,“原来是只敢说不敢做。”


……这简直挑战身为男人的权威性!


于是茨木一把揽住了大天狗的脖子,极轻极快的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,然后迅速分开,强装一脸镇定的死死看着他。


 “就这样?”


“还要怎样?!”


大天狗看着他憋得通红的脸,简直要被逗笑了。装的主动又热情,故意说些不着调的情话,却其实纯情的要死。


大天狗不咸不淡的舔了一下刚刚被咬的嘴唇,就仿佛是猫的爪子在他的心口上挠了一把,他轻轻的卡住茨木的下巴,然后强势的亲了上去。


 


唇舌交缠辗转片刻,分开的时候,茨木的眼睛都红了。


“这才是‘亲你’。”大天狗微微一笑,“懂了吗?”


茨木气息不稳,有些呆愣的点点头。


大天狗愉悦的揉了揉他的一头白毛,“去吃饭?”


茨木不答,就只直愣愣的看着他,良久,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缓慢的蹲了下去,将脸埋在膝盖上,做鸵鸟状。那从蓬松白发中透露出来的一点耳尖红艳的仿佛滴血。


大天狗失笑的将他拉起来,掰开他捂在自己脸上的手,重复了一遍:“去吃饭。”


茨木眼角眉梢都透着粉色,金瞳里的光芒躲闪个不停。




害羞什么?撩我的时候不是挺放的开的吗?


大天狗抿抿唇,压下自己快要越来越放肆的笑意,拽着茨木的胳膊往外面走。


 


走到门口,茨木突然不动了。


大天狗转过身。


 


“哎,你刚才那个……”茨木期期艾艾的开了口,“你刚才那个亲亲,可不可以……再来一次?”




End


 


 


 


 







失語:

討厭啦~~角色超美型ww
當初沒注意,那個大叔出來的時候還以為是路人甲..
後來才恍然大悟..哦..是你!?
好吧..不重要..我比較大愛凜雪鴉-//-
整個造型超有愛的(≧∇≦)
還有哥哥也不錯,但是被直接爆頭了(小哀傷
果然還是念詩號的時候是最帥的!!
俗稱的燈光美氣氛佳(並不是
出場就是要有 ''ㄎㄨ ㄙㄟ''
才能帥炸!!!
說好的女主角呢?
哦..還蠻可愛的(淡定貌

東離劍遊紀-爱奇艺

http://www.iqiyi.com/kszt/thunderboltfantasy.html

Taro芋頭:

凜雪鴉好難畫...!

这部光是第一集就話題性十足,

大叔只是借把傘就遇到這麼多衰事也是夠可憐的了